腾讯裁员的内幕是什么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“我们发现整个行业从年初到年终,一直激烈的内卷和竞争,结果这短短一两个月,突然来到了寒冬。就好像气温下降了,我还在穿短袖,毫无准备。”

在2021年底的腾讯年会上,马化腾主动提到了过冬和裁员的话题。

腾讯2018年的新增员工总数为1万人,而2021年的员工增加了3万人。在腾讯成立后接近20年时间里,员工总数只有5万人,但最近三年这个数字就实现翻倍,超过了10万人。

马化腾认为,腾讯的人员膨胀比较多,效率并不高,很多该调整的东西也没调整。

“展望明年,我就一个字,稳。”他在讲话结尾时说。这奠定了腾讯从去年底至今的调整基调,那就是放慢速度、降低成本和主攻重点业务。

2021年,腾讯的运营成本上升了21%,其中以人力为主的“一般及行政成本”更是增长了33%。

“930”调整时,腾讯在内部提出的“不做富二代”倡议。但现在看来,这并没有被传导至一线员工中,也缺乏一个有效的制度来防止庞大的腾讯官僚化。

据界面新闻了解,今年初借着大环境“过冬”的客观影响,在CFO罗硕瀚和高级副总裁林璟骅(管理战略部和腾讯广告)负责下,腾讯开始重新调整财务和战略方向。

这一轮调整牵扯业务精简、组织整合和人员裁撤等各方面,六大BG均有涉及。边缘业务被关停,部分团队打散重组,裁撤低星员工,大量部门暂停招人等。

无论是业务线(包括TEG这类后台技术团队)还是职能线(S线,向高级副总裁奚丹汇报),都要拿出自己的降本增效方案。在向来强调各大BG“联邦自治”管理风格的腾讯,这种来自顶层意志,由上而下整齐划一推动的事情非常少见。

历史上每次出现这种情况,无论是“3Q大战”、“游戏未成年人保护”还是金融风险监管,都是腾讯的生存环境已经到了微妙时刻,更需要“刹车”而不是“加速”。

700万天价小程序,被刘炽平批评的汇报

腾讯上市后经历了16年高速增长,每年增速都在20%以上,但在去年第一次出现净利润下滑。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,还认为腾讯是那个永远都在增长的公司,自己还是收入越来越高、令外界艳羡的大厂员工。

真实发生过的事情,更能反映出腾讯内部的某些现状。

比如,一个H5小程序加推广活动,用掉700万流量金,被内部戏称为“天价小程序”;做一场小活动,光是摄影费就花掉8万块。这类离谱的事情被很多腾讯员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,自嘲公司的无奈现状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管理层的警觉。刘炽平在开每月例行的战略会时,就曾批评过某个汇报部门彩打的汇报材料,认为普通的黑白打印足够。

2021年中秋节腾讯的月饼礼盒由可降解材料甘蔗渣制作,在业内受到大量好评。它的起因也是汤道生主动提出,认为每年节日这么多礼盒拆开就扔掉,既不环保也很浪费。

大多数加入腾讯的员工,潜意识里都认为,这是一家不缺钱的公司,福利待遇和工作条件理应超过其它公司。所以在这几年间,腾讯的一些总监/总经理出差要求商务舱、酒店要求五星套房/行政层的花边新闻才会层出不穷。

腾讯的经营现金流在去年底首次出现下滑,它预示着主营业务的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,但这种信号很难被员工立刻感知。

只有当宏观经济形势持续严峻、公司股价不断下跌和大老板们轮番表态后,很多中、基干和一线员工才发现,环境真的变了。

从2022年开始,大厂“金饭碗”的概念不复存在。在本次调整中,隶属于职能线的财务、行政和人力等部门也在集中盘点各项支出和人事考核。

比如,PCG和CSIG的行政管理人员全都接到了自上而下的通知,要求减少不必要的会议及相关支出,礼物和奖品的预算需要从严审批等等。

部分业务线的GM和总监也向界面新闻反馈称,本来在2021年底已经做好并通过的项目预算,在今年一季度被要求重新再做一遍,而且以后预算的审核周期从半年或一年计,变成了每个季度甚至每个月重新评估。

以前腾讯的管理者想启动新项目时,只要想法好,通常都能从公司得到需要的HC(Headcount,人员名额)和资源。而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。

与阿里巴巴内部实施的经营责任制类似,现在腾讯的管理者普遍要负责各自业务线的经营指标,需要重新计算团队的投入产出问题。

“如非必须,勿增投入。”这意味着,持续亏损和前景不明的项目,已经很难说服公司做长期投入。

PCG和CSIG是调整重点

据界面新闻了解,IEG自研工作室一直采取独立核算的机制,资金和人力投入非常谨慎。TEG团队一贯存在感不强,膨胀规模不大。WXG业务权重高,且一直采取小团队模式,调整也较为轻微。这几个BG的裁员比例较低,且优先采用不续约的方式精简员工。

过去三年腾讯员工的急速膨胀,主要是由CSIG和PCG的扩张所推动,这两个事业群也是裁员比例和绝对数量最多的。

据界面新闻了解,3月初CSIG内部召开过一场关于“腾讯云收入考核规则”的讨论会,有2000多名员工参加。他们对团队的内部协作和对外销售等问题提出了大量意见,会议组织者声称,CSIG将参考这些建议对现有的考核规则进行修改。

与之相关的背景是,腾讯云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利润率下滑,甚至出现负利润。

一位在“930变革”后加入CSIG的总监告诉界面新闻,因为云服务竞争太激烈,这两年腾讯为了抢市场做过很多亏本买卖,给业务带来增量的项目都可以大胆投入。但是,这种以速度和规模为最优先的野蛮扩张模式,并不具备可持续性。

CSIG成立三年,人员规模上涨了数倍,市场需求却没有相应爆发。内部评价称,面对互联网激烈的竞争格局,就处理冗员而言,腾讯太过“温柔”。

从年初开始,CSIG管理团队在内部反复传达,要集中资源做优先级最高的事情,成本控制也被提到了很高位置,更强调“健康”发展,而不是“快速”发展。

据界面新闻了解,腾讯高层在3月底财报电话会上明确表态要提高云服务盈利能力之后,CSIG将在二季度加大裁员力度,内部已经开始推进方案,召开以裁员为目的的沟通会,主要以精简部门和处理低星员工为主。

其中,智慧教育、智慧零售、交通和金融业务这些CSIG产业互联网分支下表现出色的业务,在遭遇行业大变动或面临监管之后,对应团队都将面临较多裁员。

除去CSIG,在这次调整中,PCG(包含腾讯音乐)也是预算和人员控制“大头”。

无论是推广、渠道费用还是内容购买费用,PCG内部都有不少业务的投入巨大,但收效无法与投入相匹配,还养成了一线部门花钱随意的习惯。

腾讯集团COO任宇昕在2022年初的PCG员工大会上有过明确表态,他认为对于老产品来说,最重要的是控制资源投入,提高资源利用率,要把节约出来的资源投入面向未来的新趋势中,为下一个互联网周期做好准备。

此前,腾讯内部一直缺乏规范有效的项目退出机制。虽然公司鼓励内部创新,但很多项目在明显没有机会的情况下,仍然在持续投入运营,无形中也浪费了大量人力和资金。

现在,PCG内部确立了一个新的GR(Gate Review)机制,项目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如果未达预期,将被关停调整。不久前内部孵化的电商产品“小鹅拼拼”被关闭,就是这个新机制的结果。

小鹅拼拼隶属于创造营NBase部门,这个团队也尝试过NFT项目,推出过NFT交易App“幻核”。2021年11月腾讯向全体员工发放的23周年数字藏品,就是由该团队设计发行。

据界面新闻了解,该团队规模大概在300人左右,很多人已经接到通知,要求他们内部活水转岗,大多数部门将被关停。

在集团统一的降本增效指令下,腾讯内部NBase这类过去依靠充足资金和流量进行试错的团队,都会面临相似的精简结局。

这次调整来得很突然,但算不上根本性的剧变。可即使如此,在裁员和业务调整过程中,也出现了很多不和谐的方式与声音。

为团队“背低星”与突然启动的PIP

一位曾在腾讯内部长期任职的HR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,多年以来腾讯的员工离职率都在10%以下,是业内员工流动性比较低的大公司。这从侧面反映出腾讯在员工福利和考核流程方面具备一定科学性。

目前人力成本已经在腾讯的支出成本中占据最高比例,所以在这次调整中,人事问题被重点关注。除去业务拆分重组带来的人员变动之外,还包括很多针对普通员工的优化方案。

不过,在追求速度、略显激进的裁员过程中,腾讯内部也开始出现各种不和谐的方式与声音。

据界面新闻了解,2022年春节过后,部分在绩效反馈中拿到2星评价的微视和腾讯云员工,已经被HR通知启动PIP留用观察。PIP全称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,即绩效提升计划,一般要求绩效低的员工在限定时间内提高表现,否则将被裁员。

这让不少员工感到意外,因为在腾讯传统的人力考核惯例中,一般只有连续两次得到2星绩效的员工,才会被启动PIP,要求其改善绩效,或者寻求活水转岗。

尤其,在去年底今年初大量业务的解散和重组过程中,部分涉及到调整的员工在年终绩效考核中“被迫”背上了2星评价。

来自不同业务线的很多员工均向界面新闻表示,在腾讯内部的考核体系中,一个团队必须要有低星成员,即便团队全员表现都很好,也要有人为团队“背低星”。

这种“潜规则”类似于“基干考核通常不会得到4星以上评价,除非有晋升需求”,“总监和GM一般只能拿三星评价,五星留给一线员工”等等,都是腾讯在过去多年时间里,虽未被列入明文规定,但很常见的绩效考核惯例。

为团队背低星的员工,通常都会被组长/总监/GM在其它层面给予一定补偿。但今年一些“被低星”的员工,迎来的却是公司突然启动的留用观察。

这让部分员工产生了不满和投诉的念头,因为在人事流程上,腾讯员工如果对自己的考核评价不满,可以向上抗议。

也是在去年底的年会上,马化腾提到,“很多一二星的事情,因为管理干部处置不妥当,公司会很为难。新的瑞雪+,我们会强化管理干部在举止方面的问题。”

此外,春节过后多位PCG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,想活水去腾讯视频,但是发现对方已经锁了HC,微视和腾讯体育亦有大量员工因为业务收缩而寻求转岗,或者被HR谈话。

今年第一季度,锁HC的情况不仅在PCG,在其它BG同样是常态,而HR对外的口径通常为内部盘点和等待录用。也有已经接到offer的待入职员工表示,已经被暂停入职,等待进一步通知。

此前内部曾流传PCG的裁员比例为10%,界面新闻暂时未能从任何职能线负责人那里得到确切证实,但10%这个数字,本身接近于腾讯每年的员工自然流失比例。

考虑到业务精简与整合的需要,实际裁员比例将高于这一数字,且裁员过程会拉长至1-2个季度来进行。与CSIG裁员类似,PCG的裁员也主要以低星考核的方式来淘汰员工。

比如合并入腾讯不久的搜狗,去年12月底年终绩效结果出炉之后,有不少原搜狗员工在各自团队均得到低星评价。

据了解,在今年二季度,搜狗与PCG的研发效能认证(EPC)体系的测试覆盖率合格之后,双方整合将进入最终阶段,裁员也会进入实质性阶段。

不过,来自PCG和CSIG内部多位HR向界面新闻透露称,经过一季度的集中调整之后,各大事业群被统一锁定的HC将在二季度慢慢放开,在裁员的同时继续招人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界面新闻”(ID:wowjiemian),作者:崔鹏

给TA买糖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赞赏

相关文章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
幸运之星正在降临...
点击领取今天的签到奖励!
恭喜!您今天获得了{{mission.data.mission.credit}}积分